特朗普亚太行 印太 非中心 这个目的才是重点 特朗普 亚太行-国际

11月14日,结束了12天亚太之行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回到华府的驴象喧嚣之中。这是25年来美国总统对该地区最长时间的马拉松式访问,向外界显示出特朗普对亚太地区的高度重视。

回想起来,在东京打球和喂鱼时被抓拍下来的花絮、在首尔与独岛虾的萍水相逢,在北京连发推文表现的由衷感激,在河内争当“调处人”的两厢情愿,甚至是在马尼拉的被献唱“你是我世界的光”……仿佛每一站都不缺乏消息点,而外界最为关心的还是特朗普此行是否明白勾画出美国新政府的亚太新政策。虽然所谓“自在而开放的印太地区”始终被特朗普挂在嘴边,但这么个旧概念如今被翻新再度应用,这届美国政府对亚太不免太心不在焉了吧?

时间点并非最佳

对于特朗普而言,这次亚太行多少有些心不在焉。显然,这个时间点并不是美国主动的挑选,而是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惯常安排。赶在这么个时间节点上外访,特朗普一定会极为挂念已进入立法关键程序的税改打算,于是媒体在行程中并没有更多看到财政部长姆努钦或者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加里?科恩的身影,甚至连伊万卡也在结束日本行程后就踏上归途。从11月13日行将停止亚太行之时的总统推文上看,特朗普的心理早已拨回了西五区:不但督促税改破法,还隔空发布了新卫生部长的提名。也有新闻称,回到华盛顿之后,总统将在第一时间闯上国会山,为税改落地展开最后一搏。

不外,被海内议题分心的特朗普并不抉择重演2012年或2013年支配国务卿代为缺席APEC的先例,反而全程参加,而且还特殊在峰会之前部署了日本、韩国、中国三站,进而主动拉长了行程,这种顺水推舟背地的念头颇为值得玩味。从国内角度看,特朗普在国内议程症结节点上外出,反而将压力传导给了国会共和党人;从国际角度看,特朗普此次长访,即使不抛出新政,也足见其对亚太地区的高度器重,甚至也暗示了某种连续态势。

更为重要的是,假如说峰会只是保持美国的地区存在感的话,峰会之前的三站才是此行要义。对特朗普而言,这三站所聚焦的经贸与朝核议题,正是他在国内舆论压力下不得不有所作为、兑现许诺的关键范畴。这就意味着,特朗普的亚太行,其实并不是来阐释亚太新政的,而是愿望在亚太行前三站找到尽快丰盛执政首年成就单的金钥匙。所以,特朗普的亚太行,实质上是通向美国国内的。

有了这种能源,亚太行与税改也就成了统一个维度上的要务,必需精心准备。于是,特朗普在不同场所乐此不疲地提到了安倍政府极为热衷的“印太”;在韩国国调演讲时对“以实力促和平”的宣誓展示出了强硬姿势。特别是对中国的国是拜访,特朗普堪称是再多一点重视也不感到太多:将中国支配在访问五国行程的最中心,在北京渡过入选一周年这一本人人生中最为主要的留念日,特别精心录制好小外孙女秀中文的视频展现给习主席夫妇……这所有都浮现出特朗普对中国引导人的高度尊敬以及对中美关系的极大等待。

精心筹备和高度尊重,也为特朗普的首次亚太行带来了超越预期的结果。在朝核问题上,中美双方坦诚沟通,再次强调了致力于半岛无核化的独特态度;在经贸领域,中美双方本着“双向互利、大体平衡”的准则签署了“超级大单”。而这些可以回应美国国内大众在平安和经济与就业维度上诉求的宏大进展,正在辅助特朗普小幅挽回民调上的颓势:依照盖洛普逐日民调显示,身在亚洲的特朗普已将满意度从十月底的逼近30%抬升到了将近40%,而其不满足度也从十月底的超过60%回落到55%。

是急就章还是长久之计?

虽然丰硕自己执政首年景绩单的小目表明确,但毕竟还是要照料到外界的关注度:作为新总统首度访问亚太,势必要对如何对待亚太、如何铺陈亚太政策做出明白抒发。于是,特朗普翻箱倒柜地拿出了那两个已经被反复谈及的概念,即“印太战略”以及“以实力促和平”,但却简直没有任何具体的详细政策阐释,连名词说明级别的表白都没有。虽然其中充满着“急就章”的浓重颜色,但在空军一号飞离马尼拉时,留给亚太地区各国开展联想的也确实就是这两个概念了。

自“印太”被特朗普、蒂勒森以及麦克马斯特等人重复提及以来,相干利弊得失的探讨就再次回到了大众视线。基础上能够回溯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一些地缘政治书籍字里行间的这个老概念,固然连续引发着澳大利亚、印度、日本等国的极大兴致,但直到奥巴马政府开启所谓“亚太再均衡”之后,才算作为策略走进了事实。比拟之下,“以实力促跟平”的历史绝对短一些,根本上是里根时代办念的翻版,自去年竞选期间被特朗普中心幕僚借用之后,又变成了特朗普可能在亚太地域强化军事存在的代名词。

如今,特朗普在不同场合对这两个概念的强调,好像在昭示或暗示自己的亚太政策,即构建“自由、开放”的亚太地区,并且以强化军事存在作为一种实现手段。此外,特朗普好像还在同步延续了民主党的思维,强调了对所谓“规矩”的高度关切。换言之,他的亚太或“印太”战略是以日、澳、印为基石,凸起军事威慑与规则塑造的手腕并用,强调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型存在的延续性政策。

这种对于特朗普亚太政策的印象建构,基本上合乎在去年大选尘埃落定之后对美国将来亚太政策走向的普通判定。其一,美国两党任何政治人物在主观上都不会放松对亚太的再平衡。更何况是要实现“美国再强盛”(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特朗普,也必定清晰美国要“再壮大”就一定不可以缺席亚太这一引领世界繁华的“生机之海”;其二,特朗普作为共和党人一定会调剂奥巴马的中东政策,加大对中东地区的投入,这在客观上会牵绊到其在亚太地区存在感的维持;其三,特朗普出于党派好处特别是个人偏好原因将会倚重军事力气,强调在对外决议中军事气力的话语权。

基于这些一年前的基本断定,如今特朗普版本的“印太”也就天然而然地浮出了水面。与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不同,特朗普的“印太”显然是在玉成他主观上盼望同步看重中东和亚太的战略用意,从而搭建起从霍尔木兹海峡到马六甲海峡再到宫古海峡、从中东到印度,从澳大利亚到日本的两洋战略弧。但在客观上,这种跨地缘板块的超级联动显然艰苦重重:岂但将挑衅美国当前的国力与战略才能,而且也将极大地取决于美国与印度等所谓“战略支点国度”的和谐水平。在奥巴马时代推动“以小博大”策略、笼络该地区众多国家之际,尚且无奈在保险和经济上让“印太”战略运行起来;现在特朗普“以大博小”,对该地区大多数国家毫无杠杆,极可能更是雷声大、雨点小。

无论是“急就章”仍是“久长之计”,以“印太”代替“亚太”目前已成为特朗普对外政策成型进程中的一个战略选项。作为一个非典型总统,实在难以以个别法则进行揣测,比方不能以为他的外交政策会犹如其余新任总同一样将在一年左右的时光段内逐渐成型。最简略的理由如,从前50年间,没有任何一个畸形中选的新总统会在执政首年七月份之后还找不到分管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的正式人选,而特朗普政府内的这个地位至今仍处于署理状况。这就象征着,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势必须要更为漫长的学习或被塑造期。

不过,面对无法预计何时结束的进化过程,外界其实也未必需要持续等候,只有回到特朗普竞选期间的口号中,应当就能找到所需的逻辑。“美国优先”、“美国再强大”、“应答首要要挟”,接洽起来即“应对针对‘美国优先’、‘美国再强大’的重要威逼”。简言之,就是吻合国内利益的就多做,不契合国内利益的就不做,与国内利益关系度不大的则先维持。

这样看来,对特朗普亚太行期间阐释亚太政策的期待,更像是在刻舟求剑:他并非为此而来;他只是刻意为之;他的表达其实并不重要,由于他的目的早就决议了他必须的对外取舍。

特氏外交要看“下半场”

就在特朗普亚太行期间,美国政坛上产生了一些影响他心境的事件:11月7日,民主党同时在弗吉尼亚和新泽西两州的州长选举中获胜。这两场选举的成果其实也在预料之中,一方面民调显示民主党候选人近期始终当先;另一方面,弗吉尼亚延续了近年来趋稳的民主党倾向,而新泽西从共和党人手中转入民主党营垒的重大起因是现任州长克里斯蒂的蹩脚透顶。特朗普的担心源自两个维度:一个是两位民主党候选人的胜利验证了“反特朗普”竞选发动的见效;一个是民主党的这两场小胜正在被特朗普口中的那些“假媒体”渲染为一场直指2018年中期选举的“倒特浪潮”。

从目前情形看,2018年中期选举的形式对特朗普及其共和党阵营都并不太乐观。即便共和党在33个换届的国会参议员中只占8位、进而在参议院中更具维持多数的能力,但在国会众议院中只要24席易主就将被翻盘沦为少数党的危机可谓逐步加剧,须有大变更;此外预感有关黄金周的争议又会。究竟过去三次国会众议院内的多数-少数变动都发生在中期选举时,而且都是总统所在党失去了多数,其变更的54席(1994年)、32席(2006年)以及64席(2010年)也让24席的门槛黯然失色。更为重大的是,这种翻盘极可能与现实政策无关,即便特朗遍及其共和党实现了税改,民主党也完整可以从税改的政策细节和经济后果中抽掏出足以构成不合性动员的抓手,更何况现如今“反对特朗普”一个标签就可催化出足够的民心能量。

在关于美国政治生态远景的预判下,特朗普这个任期的下半场即最后两年将提前陷入所谓的“跛脚状态”。这将意味着,特朗普极可能再无任何推进国内政策议题的空间,而存在极强连任打算(至少目前是)的特朗普大略率将转场到在轨制上和决策过程中赋予总统更大自由度的外交领域大显神通。这种往往在第二任期才会呈现的“外交总统”状态的提前前置,将被极大的连任压力所驱动,进而完全可能有强烈动机谋求重大冲破、甚至为了营造“危机总统”来赢取民意而实檀越观上认为可控、但客观上却未必如斯的军事举动。

从这个角度动身,在特朗普仍然处于以内顾思维布局对外政策的阶段时,自动设定议程、踊跃引领并塑造其对外政策偏向,尽可能弱化其进入“跛脚”下半场后以胜选思维布局对外政策时可能的冒险过激,才是国际社会须要努力的方向。而中方在主动引领中美关联中的积极尽力,恰是其中施展要害作用的典范体现。